健康园地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园地 > 预防保健 >

国内百草枯中毒诊疗仍未有序,部分地区病死率仍是100%。

作者丨燕小六

来源丨医学界

服用“必死农药”百草枯的“杀鱼弟”小孟,刚康复、出院。

图片来源于腾讯视频

随后一周,又是两起儿童误服百草枯。

先是,深圳市儿童医院报告:收治一名12岁儿童,赌气喝了百草枯。

后有:湖北襄阳一名12岁女童,误将百草枯当成咳嗽糖浆。

有网友感慨,这有养育方式的锅,要关注留守儿童,要“正确引导孩子用电子产品”。

有人为百草枯“解释”:这是一种很棒的除草剂,用途“并非害人”。

有人惋惜,若肺部出现病变征象,可能已经错过黄金抢救时间。

更多人惊了:百草枯水剂不是禁了吗?怎么成“家庭必备”了?

商标“敌草快”,装着百草枯

因会造成多器官损伤,致严重肺损伤,2016年7月1日,百草枯水剂被禁售。据规定,百草枯胶剂将于2020年9月退市。

“这两年,我国百草枯中毒事件在减少。住院患者数量比过往,少一半。但它并未消失,还出现一个新问题:有些不良厂商将百草枯水剂混入其他农药,甚至换个商标、包装,继续卖百草枯。”夏敏,四川省人民医院崇州分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说。

2017年7月,有记者走访山东济南,发现一些农资超市在售百草枯粉剂、胶剂。

当记者询问有无水剂售卖时,店员拿出一瓶“敌草快”(另一种除草剂),称“就是百草枯,只是换了包装”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关于这类“挂羊头卖狗肉”,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中毒与职业病科从科研角度,对市售商品进行分析。结果发现:1.标注百草枯或敌草快的产品,两者的中毒临床表现非常相似。而理论上说,敌草快的毒性弱于百草枯。2.毒检发现,样品没有敌草快成分。“也就是说,我们从市场购买的敌草快,主要成分就是百草枯。”该科主任菅向东说。

夏敏主任也有这样的感受。从百草枯水剂禁售至今,科室接诊的农药中毒,仍有相当一大部分,是百草枯水剂中毒。

除“冒名顶替”,有些厂商将百草枯、草甘膦等成分混合、销售。四川省人民医院崇州分院还接诊过混合中毒病例,分别是百草枯+敌草快、百草枯+草铵磷、百草枯+溴敌隆及百草枯+毒死蜱。

“未来10年,百草枯中毒仍将存在。救治可能变得复杂。”夏敏主任说。

喝百草枯 必死无疑?

四川省人民医院崇州分院关于百草枯救治的系统化探索、积累,始于1993年。

1995年,由夏敏主任撰写、国内第一篇百草枯中毒救治的综述,发表在《中国危重病急救医学》杂志上。

至今,20多年过去。夏敏主任分析国内外资料发现,若采用综合性、规范化治疗,“百草枯中毒”有解。“作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及原国家农业部批准的国家级咨询中心,四川省人民医院崇州分院的治愈率约为55%。其他医院,如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有资料显示,达67.5%。”

医学界《又有人喝百草枯,这次是网红“杀鱼弟”》(点击标题回看)曾汇总文献,也发现:

2013年,郑大一附院急诊医学部的文献显示,该院百草枯救治存活率为54.55%;

2016年,潍坊市人民医院的数据是,存活率为52.8%;

2017年,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急诊科数据显示,存活率52.5%。

……

此外,百草枯中毒的主要表现,是肺水肿和肺纤维化。欧美研究称,一旦发生肺损伤,几乎100%死亡。但国内多机构实证推翻:肺水肿、肺纤维化可以逆转,完全能康复。

但夏敏主任感叹,与这些“重大进步”相悖的是:国内百草枯中毒诊疗仍未有序,部分地区病死率仍是100%。

一方面,规范救治流程,并未全面普及开。

2014年,《百草枯中毒诊断与治疗“泰山共识”》发布。明确“白+黑”全胃肠洗消、积极开展早期血液灌流等,是基本治疗。

然而,直到今天,四川省人民医院崇州分院接收的一些百草枯中毒转诊病例,连基本的洗胃都没做过,就送出、转诊。

另一方面,部分地区、机构有过度治疗的倾向。

夏敏主任回忆:曾有一位患者在当地花费10多万治疗,又特意飞到崇州求治。细问得知,其邻居喷百草枯,无意间洒在他家蔬菜上。该患者食用蔬菜后,发现中毒。“理论上,百草枯经稀释、喷洒,浓度很低,蔬菜再经过清洗、烹饪,农药残留剂量更很小。但当地医院不加区分地,用了所有可能有效的药物,用至超大剂量。还告诉患者,后续很棘手……”

治不好,或错误、过度治疗,不仅加重病人病情及经济负担,还可能导致不良社会影响。

图片由四川省人民医院崇州分院提供

农药中毒 该在基层治

2000年以来,夏敏主任带领团队,到各地开展百草枯急救咨询等培训班。覆盖四川、贵州、重庆等地。

这些培训班、讨论会,多由原国家农业部中国农药协会百草枯社会关怀工作组出资,和中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联合举办。当地卫生主管部门及当地重点医院承办。

“主办方会准备很多‘礼品’,送给参培者。包括快速中毒检测试剂、活性炭和蒙脱石等,就是希望大家学有所用。”夏敏主任介绍,百草枯检测试剂如尿常规检测一样,能快速评估尿液中百草枯浓度。据此,医生也能大致判断患治成功率。

资料图片,由四川省人民医院崇州分院提供

这两年,夏敏主任感觉,相关培训在减少。一是自己和科室忙于日常工作,外出机会少了。二是各地卫生部门的组织频次下降。三,基层医院更爱听“高大上的疾病诊疗”。四,百草枯救治牵涉多科协作,如肾内科血液科负责血液净化,消化科进行胃肠灌洗,呼吸科监测肺功能,血液科、ICU等也要参与其中。有时,医生碍于自身医院架构、协同,觉得听完也用不上。

但夏敏主任强调,基层医院救治百草枯中毒,本应更有优势的。

首先,中毒患者在基层机构的首诊率高。而第一时间的救治措施,直接决定最终存活率。

有资料显示,服用量<100ml,6小时内尽早胃肠灌洗: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,就会有较大的救治机会。

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和四川省人民医院崇州分院都有案例显示,若第一时间处置得当,误服150毫升者仍有救治机会。

其次,百草枯中毒救治,是一个长期过程。

患者可能发生多重并发症。有些人即使当下救治成功,未来两三年,仍可能因并发症去世。这就要求急救后,接诊医院能长期随访患者、细致管理。这在大型综合医院,较难实现。

夏敏主任在查房。图片由四川省人民医院崇州分院提供。

赌气式自杀

目前,国内正规厂家生产的百草枯,包装上有两个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。分别由山东省立医院中毒与职业病科、四川省人民医院崇州分院呼吸与危重症科负责接听。

图片由四川省人民医院崇州分院提供

夏敏主任联合科室众人,分析、发现:2011年至今,有4885人次拨通400热线。

再结合四川每年约2000例百草枯中毒,他们注意到:90%的百草枯中毒,系自杀。

误服年龄主要是青壮年。25—45岁,占到一半。且以女性居多,占54%。

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中毒与职业病科也有类似总结。

夏敏主任表示,自杀者中不乏一时冲动、赌气的。只是想喝几口,作势吓唬、威胁别人。

偏偏,TA们喝的是百草枯。

夏敏主任记得一位青岛至崇州“求救”的患者:他服用剂量超100毫升。求生欲很强,坚持了30多天。“医院能做的都做了。家属看他救治无望、憋得痛苦,主动要求摘掉氧气面罩。”

百草枯的包装上,有这么一句话:“误服,病程漫长痛苦。”

“是活活憋死的。”夏敏主任说,“医生能做的,就是不到万不得已,不放弃。”

图片由四川省人民医院崇州分院提供

“杀鱼弟”小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吐露自己康复后,如“换个人”。

谈及未来,小孟称“会好好活着,这事(喝百草枯)绝对不会有下次。”

此生不易,且行且珍惜。